垃圾澄

渴望太太们的关注呀!
一只小萌新哭泣着说

关于克利切左眼由来的胡乱文章

克利切捂住受伤的左眼,疼,很疼,那只可怜的眼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,现在已经看不清东西了。粘稠的血不断涌出,即使他本就狼狈的模样更显几分癫狂。

“克利切没事,伍兹小姐不要担心。”克利切微笑着安抚眼前受惊的女孩。伍兹小姐是他的天使啊,他不能让她害怕克利切。他暗自想着。

待艾玛仍旧担心的离开后,克利切眼中的光不由得暗了。他轻轻的将门反锁,咬住被子,深吸了一口气。既然东西坏掉了,那就把它扔掉吧,反正可克利切不值得,他想。

克利切用左手将眼窝撑大,右手伸向左眼球,圆圆的触感在他粗糙的指腹显得格外真实。“克利切不怕,克利切不怕。”他自欺欺人的安慰了自己,心一狠,手发力,将那只左眼硬生生的挖了出来。

克利切敢发誓,他这辈子没受到过这么疼的感受。那些被人拳打脚踢的痛楚,他都能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接受,然后再给予反击。而挖眼球的痛,远远超过他的想象。他不由得抽搐了几下,嘴里发出低低的呜咽,显出几分孩子气的委屈。

剧烈的疼痛犹如山洪,将克利切淹没。

克利切摊开右手,掌心静卧着一支瞳色暗蓝,黏糊糊滴着血的眼球。

他已经想象得出他此刻的模样了。

草草的洗了把脸,将左眼简单的包扎了一下,克利切出了门。他想他得去找一只义眼,好把左侧的空虚填满。

当然,克利切没有去医院配制义眼。那种地方是上等人才会去的,克利切才不愿意去衣冠禽兽去的地方呢。克利切闷闷的踢着路上的石头。石头咕噜噜的滚到下水沟里,发出一声闷响,就像底层人无声的呐喊,灰暗又沉重,无能为力。

他走向孤儿院不远处的垃圾场,那里散发着腐臭和肮脏。但不可否认,那里的确有许多好东西。

他翻翻找找,终于在一堆废金属中找到了一只娃娃,她有一双漂亮的金色眼睛。

哦上帝。克利切想,这娃娃的主人一定很有钱,这种玩意儿,卖了能填饱孤儿院孩子一个礼拜的肚子,可惜现在已经脏了许多。不过现在克利切要借用一下她的一只眼睛。

克里切挖出娃娃的金眼睛,简单擦拭了一下,塞入他左侧的空洞。

然后他眨了眨眼,缓缓起身。他向孤儿院走去。

当克利切睁开眼的那一瞬间,他那只金色的义眼,就像千万朵繁华烟花,在黑暗中怒放。在漫长的黑夜里,绽放出一抹星辰大海间的曙光。
END

呜呜呜我吹爆克利切!
本来是要写欺诈的,但瑟维的部分写不出来啊崩溃。就不打tag了XXXD
还有本段纯属瞎编•_ゝ•
厚颜无耻地渴望小红心和小蓝手^q^

评论(7)

热度(16)